您的当前位置:铜雕产业网 >> 铜雕资讯 >> 行情分析

行情分析

天津机场200万雕塑被强拆,就因领导一句“不喜欢”,有钱就是任性!震惊!震惊!

2018-01-18 10:23:20.0 来源: 浏览量:56

最近,法国的鲜肉总统马克龙访华,和众多中国艺术家亲切握手,谈笑风生。与此同时,央视几年前的一则报道开始重新出现在墙妞的朋友圈:天津新机场一座由艺术家设计,耗资200万人民币的雕塑,只因时任天津市副市长的一句“我不喜欢这个颜色”而被强拆。

 

中法同为文化大国,但官员对待文化艺术的态度区别为何如此之大?

 

首先我们来看看央视对于此则新闻的报道:

 

“雕塑被强拆事件”的始末是这样的:

 

2008年4月,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新航站楼正式启用前,航站楼大厅内标志性的主题雕塑“飞翔”突然被拆!这座雕塑从设计到建造完成耗时两年,共耗资200万元。

 

而被拆的原因竟是某时任副市长不喜欢这个颜色!

 

某副市长在4月初前往机场视察工作,看到雕塑“飞翔”,立即表示不喜欢,并勒令马上拆除!

 

问及不喜欢的原因,随从人员表示:“他不喜欢这颜色。”

 

当下有人说:“我们这个颜色是杨柳青年画啊!”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不喜欢杨柳青年画,马上拆掉!”

于是,这座耗时2年,耗资200多万的雕塑作品,在没有法律程序,没有书面说明的情况下,迅速地变成一堆废料!

这个还未面世就“胎死腹中”的雕塑作品,到底长什么样?我们特地采访了这座雕塑原创设计者——天津美术学院综合绘画系教授曲健雄。

 

 

雕塑《光速度-飞翔》

 

曲健雄教授称, 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是以其独特的彰示天津地方色彩的“巨型风筝”造型而闻名,而这件《光速度-飞翔》的主题正好和机场风筝的造型相呼应,此外,“光速度”也寓意着天津乃至全中国的令世界炫目的发展速度。

 

 

天津滨海国际机场俯瞰效果图

 

 

雕塑《光速度-飞翔》和曲健雄教授

 

曲健雄表示:按照最初的创作要求,室内的主题雕塑要彰显地方特色。《光速度-飞翔》的当代艺术造型中融合了中国传统的视觉语境,主体结构呈“龙飞凤舞”之势,光电色彩中又有杨柳青年画与风筝魏的味道,显示出浓重的天津地方特色。

 

 

雕塑《光速度-飞翔》局部:LED灯的色彩每秒都在渐变

 

 

杨柳青年画:色彩明艳、内容丰富

 

 

天津风筝魏,以造型多样色彩丰富著称

 

对艺术作品的评判,见仁见智。副市长大人完全有权力不喜欢这座雕塑。

 

但仅仅因为个人的“不喜欢”,就下令拆掉一座耗时耗力耗资的作品,可以说极其的任性妄为!

 

 

 

施工过程中的《光速度-飞翔》

 

(整个作品从开始到完成,耗时两年多的时间)

 

而且,在拆除“飞翔”之后,当地媒体还被“有关部门”要求“不予报道”。

 

如此魔幻又骇人听闻的情节,竟然就这么上演了。这事也就是发生在十年前,若是发生在如今,绝对妥妥上微博热搜。

 

 

曲健雄作品:《关于一次被拆的暴力事件》

 

而同样是领导人,刷屏墙妞朋友圈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却对艺术却非常重视。

 

访华的第二天,马克龙就携同夫人现身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此次访华,除了国事访问以外,马克龙主动要求了解中国当代艺术与艺术家,这在外交史上也属罕见。

 

 

 

马克龙总统携夫人访问尤伦斯艺术中心

 

马克龙总统和艺术一直有着不解之缘。

 

竞选期间,马克龙曾说过“文化是我们国家的未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承诺会维持稳定的艺术预算,还会推出一个专门针对策展人、艺术家以及其他艺术从业者的Erasmus项目。

 

 

马克龙顺利当选法国总统

 

因此,马克龙的成功当选,让全球艺术圈人士都欢欣鼓舞。Lanvin 的前任创意总监 Alber Elbaz,直接在他个人的 Instagram 上发了一张用红唇亲满马克龙的照片的图片表达兴奋之情。

 

 

Alber Elbaz的 Instagram主页

 

文化艺术项目通常不容易短平快“出政绩”,却往往能够影响深远,马克龙对艺术项目的支持,正说明了他骨子里对艺术价值的认可和尊重。

 

对比马克龙和某副市长,墙妞以为,天津机场雕塑因领导一句话就被拆这么魔幻的事能发生,原因有二:

 

其一,用一句央妈风格的话来说,就是“权力没有在阳光下运行”。

 

虽然国家一直在强调依法行政,但在很多地方,还是存在“领导一句话,制度算个啥”现象。权力的运行不够公开,直接导致部分领导人的任性妄为乃至徇私枉法。

 

 

其二,领导一句“不喜欢”,就否定掉一个耗时耗力耗资的艺术项目,这是公权力对艺术的践踏。

其根本原因在于,公权力很难认可和尊重艺术的价值。艺术项目很难短平快“出政绩”,从政客的角度来说,收益周期太长且不可预测。

 

 

但艺术的价值就在于,它能够经受时间的考验,历久弥新,影响深远。

 

悉尼歌剧院建造之时,设计师乌松和政府因为资金问题不和,辞去总设计师一职。乌松此后再不曾踏足澳大利亚,但按照他的设计完工的悉尼歌剧院,却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之一,给澳大利亚的经济文化带来无法估量的深远意义。

 

 

 

悉尼歌剧院设计师约恩·乌松(Jørn Utzon)

 

罗丹受法国作家协会委托,为巴尔扎克塑造雕像。七年时间,数易其稿,他创作出的巴尔扎克身披睡袍的雕像却被讥为“麻袋片中的蛤蟆”,被法国作协拒绝接受。

 

可如今,每当后世的人们站在雕像前瞻仰着巴尔扎克的风采时,无不为罗丹的独具匠心由衷敬佩。

 

 

在这些事例中,也许存在公权力和艺术之间的冲突,却不存在公权力对艺术的践踏。

 

悉尼政府和总设计师乌松不和,但乌松辞职后,政府也没有将建了一半的歌剧院拆除。

 

法国作家协会不接受罗丹的雕塑,但也没有将其砸碎摧毁。

想了解更多的关于铜雕价格,铜雕批发,铜雕加盟,铜雕采购的相关资讯,可访问http://tongdiao.99114.com/

  • 分享: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