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铜雕产业网 >> 铜雕资讯 >> 技术推荐

技术推荐

建筑与艺术“地标”不谋而合 丨嘉德艺术中心当代艺术首展揭幕

2018-01-17 10:35:32.0 来源: 浏览量:141



地标往往是指一个景观显著的地方 : 山峦或湖泊、庙宇或大厦。过去或当代的地标都是人们聚会之处,并形成集体的记忆。《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展让我们无论是在直接或象征意义上,或就其社会性的效果,都如同地标一般帮助我们认识历史和面对现实。

 

 

《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现场


2017年12月16日,全新落成的嘉德艺术中心开馆首个重要当代艺术展览《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正式揭幕,此次展览由国际资深策展人郑胜天、斐丹娜(Diana Freundl)策展,并汇集徐冰、黄永砯、汪建伟、蔡国强、刘建华、张建君、邱志杰、喻红、杨福东、徐震、刘韡、黄敏、吕山川、曹斐、孙逊共15位当代艺术家创作的具有纪念碑特征的大型装置、影象和绘画。

 

 

众嘉宾合影

 

 

策展人郑胜天先生进行导览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国际资深策展人郑胜天谈及此次展览的策划,他表示:“在策展之初,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徐冰的作品《鬼打墙》,刚好当时我也在加拿大,并和徐冰在威斯康星大学做了一个对话。回想当时中国当代艺术进军世界,有机遇也有不易,在考虑这件作品的时候就觉得是一个‘地标’,因为这是一件最早并且规模比较大的作品。斐丹娜和我常常用‘地标’这个词来讨论我们选择的艺术,这件作品是不是有点地标的性质,刚好在这个时候,在网上看到了寇总的访谈,寇总希望嘉德艺术中心能够成为北京的文化新‘地标’,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就用‘地标’作为此次展览的主题。这是一个‘混搭’的展览,这样的组合十分有意思,我也希望能够引发更多的共鸣。”

 

 

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右)与艺术家徐冰合影


嘉德投资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董事长寇勤表示:“嘉德艺术中心设计建造之初就要做有文化建筑地标的概念,现在的艺术中心将当代设计与中国传统结合起来,大厦底部青砖样式的砖石‘像素’投映出举世闻名的中国山水画《富春山居图》。建筑落成之后,真正有策展人策划、有主题、在此基础上特别邀请艺术家参与,《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展览是第一个。”

 


《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现场


艺术家徐冰在展览开幕式中表示:“中国当代艺术家思想上地标的复杂性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因为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太多的社会、政治、历史层面的变化,我们身上携带着传统的基因,文革残酷性的经验,改革开放后学习西方的经验,后来出国和西方当代文化短兵相接,发生冲突磨合,之后又回到国内,形成一种特殊的中国与世界的新的关系,在我的思维中,思想地标极其的复杂,这是这次展览给我们艺术家在思想上的一个提示和反观。”


艺术家喻红表示:“此次参展的作品《她——宝塔山姑娘》是我十多年前创作的,小的时候我对宝塔山印象深刻,在我看来,它是历史的地标、革命的地标。后来,红色旅游盛行,陕北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件作品是我对陕北的怀念和对现实的思考。”

 


《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展览现场


展览《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所选择的15件作品,本身都是1985年以来当代中国艺术发展进程中颇具标志性的代表作。它们的主题又大多与地理意义上的某个位置相关连。不论是聚焦于从长城到珠江三角洲中国广阔国土上的某一地点,或是选取古今中外甚至虚拟的场域空间来借喻,都直接或间接地表达了艺术家对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社会和自然变迁的观察与认识。

 

 

徐冰,《鬼打墙》,1990,综合媒材装置,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经历85新潮以后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将目光更多地投向社会思考与批判,意图在浩瀚的中国传统艺术与前卫的西方当代艺术夹缝中寻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徐冰的《鬼打墙》用传统的拓印方式将万里长城这一举世闻名的中国形象留存于纸本上,凸显了历史古迹的崇高感与重复劳作的“无用功” 之间的矛盾。

 

 

吕山川,《大阅兵》,2009,布面油画,300 cm x 500 cm,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吕山川的《大阅兵》以他独特的“社会景观”方式,在巨幅画布上堆塑出人们熟知的检阅场面,强烈的视觉效果反而将叙事隐藏在表象之下。

 

 

喻红,《她——宝塔山姑娘》,2007,布面丙烯、照片,300 cm x 150 cm, 100 cm x 150 cm,图片由艺术家及长征空间提供


喻红在《她——宝塔山姑娘》中淡化了延安宝塔山的历史形象,而以个人化的角度将这一革命地标融入平凡的日常留影之中。

 

 

杨福东,《青·麒麟/山东记事》,2008,多屏电影,19分42秒,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杨福东从中国祥瑞图像“麒麟”着手,平实而感人地记录了山东嘉祥石刻工人的生活状态,反映出了当代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

 

 

曹斐,《谁的乌托邦?》,2006,影像,20分钟,图片由艺术家及维他命艺术空间提供


在中国另一端,曹斐《谁的乌托邦?》以她独特的影像手法创作的虚实相间的画面,叙述着珠江三角洲灯泡工厂工人们的生活与梦想。

 

 

刘建华,《义乌调查》,2006,综合媒材装置,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刘建华则用现成品艺术的方式评判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角色。《义乌调查》中堆积如山的中国制造,是艺术家对于中国在全球化进程中地位与关系的质疑。

 

 

黄敏,《山水.风景-千里江山图》局部,2008,灯箱,11.1 cm x 241 m x 10 cm,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如果说以上艺术家是从真实的“地标”中寻找灵感,那么黄敏的《山水.风景-千里江山图》与《山水.风景-清明上河图》的全景构图中,用对比的方式将古代文人意蕴与当代众生相如卷轴画般徐徐展开。

 

 

黄永砯,《嗡嘛呢叭眯哞》,2001,综合媒材雕塑,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从巍峨恒久的长城到日异月更的工厂,艺术家们将他们对中国本土的观察融入了对于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思考,最终呈现在自己的作品之中。中国当代艺术在上世纪90年代与本世纪初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许多中国艺术家在走向世界的同时,既作为“文化游牧者”的身份从自身文化中来反思当代,也将它者的角度折射到中国当代艺术的进程中。黄永砯的大型装置《嗡嘛呢叭眯吽》把中国藏传佛教的藏经筒放大至纪念碑的尺寸,用解构的方式呈现了他对于世界宗教与政治关系的思考。

 

 

蔡国强,《蜘蛛网-为大英博物馆做的计划》,2004,纸面火药粉,400 cm x 300 cm,图片由山艺术文教基金会提供


蔡国强的《蜘蛛网——为大英博物馆做的计划》,形象地展现了这一文化地标所蕴藏的所有伟大文明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邱志杰,《虚构地理学》,2017,铜版画,100 x 200 cm,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邱志杰的《虚构地理学》以熟练精湛的水墨和书写技巧,制作了一副游走于古老与当代、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奇妙地图。

 

 

刘韡,《大狗》,2014-2017,狗咬胶、木、铁,尺寸可变,图片由艺术家及长征空间提供


刘韡在《大狗》中用宠物的狗咬胶制作了一批世界著名建筑的模型,揶揄人类对于权力的驱使与意识形态的衰微。

 

 

徐震,《装饰品》,2008,综合材料,1300 cm x 1500 cm x 300 cm,图片由艺术家及长征空间提供


徐震的《装饰品》则将“太空舱”搬到了展厅中。飞船、宇航员与地球在真真假假的联想中交错,不禁使观者对自己所见产生疑问。

 

 

张健君,《人类与他们的钟#2》,1987,布面油画,235 cm x 816 cm,图片由余德耀基金会提供


在对于地点、时间、与历史的考察中,张健君的《人类与他们的钟#2》 思索着历史与文化、持续与瞬间的转换关系。

 

 

汪建伟,《生生万物》之《有脊椎的》,2017,木材、金属、喷漆,291 cm x 261 cm x 143 cm,图片由艺术家及长征空间提供


汪建伟的《生生万物》之《有脊椎的》则以多元的材质制作的雕塑,使时间、空间与运动形态凝固为一体,为观众带来出乎意外的视觉经验。

 

 

孙逊,《偷时间的人》,混合媒材装置,影像 9分02秒,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孙逊的《偷时间的人》为观众构建了一个充满了真实与幻想的图像剧场,探讨人类对于历史事件的看法与记忆。展览从不同的方面探索从具象到抽象、从过往到未來的“地标”,深入地剖析了這一名词的丰富内涵。


引人注目的新嘉德艺术中心作为北京文化版图上的一座新地标,在这所建筑中展示15位年龄不同,创作观念和手法各异的艺术家的作品,能引发我们对地标的进一步思考和讨论。正如同策展人所言:“这些地方塑造了我们的过去,也在创建我们的未来。”《地标 - 测绘中国当代艺术》自2017年12月17日起对公众开放,将持续到2018年1月31日。

想了解更多的关于铜雕价格,铜雕批发,铜雕加盟,铜雕采购的相关资讯,可访问http://tongdiao.99114.com/


  • 分享: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