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铜雕产业网 >> 铜雕资讯 >> 资讯互动

资讯互动

成年人的世界是如此搞笑 捷克雕塑家大卫·切尔尼的恶搞“壮举”

2017-12-12 11:18:13.0 来源: 浏览量:451


雕塑“君往何处”的下半部分是四条人腿,上半部分是一辆卫星牌汽车。作品直指一年前被推倒的柏林墙:当年很多通过布拉格逃往西德的东德人,都开着这种车。四十年分手之后的复合,给德国人到底带来了什么?德国驻捷克使馆收藏了这件作品,永久地装置在使馆花园。(受访者供图/图)

北京798一座画廊前,捷克前卫雕塑家大卫·切尔尼不期然遇见了一例“山寨”艺术品——那是一件对他“金属块组合人体”系列的模仿之作。

模仿切尔尼的,不只是中国人。这些年,每当切尔尼做了什么有趣的设计,立刻有人模仿。“我不知道我的作品在全世界被模仿了多少。”切尔尼说。

这位1967年出生于布拉格、被《纽约时报》称为“挑战捷克身份的顽童”的艺术家,在1990年因雕塑作品“君往何处”而成名。

雕塑“君往何处”的下半部分是四条人腿,上半部分是一辆卫星牌汽车。作品直指一年前被推倒的柏林墙:当年很多通过布拉格逃往西德的东德人,都开着这种车。

不过切尔尼最著名的作品,还是2009年为捷克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而制作的悬挂雕塑《ENTROPA》。这件16米见方、蓝色外框的作品,被安装在 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大楼上,一揭幕就引发种种争议以及多个欧盟国家的严重抗议:它由欧盟成员国版图形状,拼接成错位的地图。版图上的符号,浓缩了民间对每个 国家的成见,揭示的主题恰恰是“成见是应该被消除的障碍”。

切尔尼也是位飞行员,他甚至正在争取ATPL(航线运输飞行员执照,是最高级别的飞行员执照)。切尔尼对开飞机所获得的那种自由感津津乐道,至于坐 在飞机客舱中旅行,在他口中就是“好像被装入货舱运输”。2015年11月24日到29日,并不喜欢被长途“运输”的大卫飞来中国,在北上广三地的艺术院 校座谈、探访当地艺术区。

“我上一年级时,必须做列宁、斯大林像。看到中国学生在做伊基·波普(Iggy Pop,著名摇滚歌手)的雕塑,真的很有趣。”在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切尔尼对同学们说。

他回到布拉格不久,我和切尔尼在“遇工厂”见面,他推着自行车出现在门口,脸冻得通红。要了杯热腾腾的姜茶,切尔尼意犹未尽地说,这次中国之行,真的很美妙。

想出名?这可不是个好办法

大卫·切尔尼来自一个艺术之家,父亲是画家,母亲是古典艺术品的修复师。他幼年时就桀骜不驯且口无遮拦,老师只好提醒家长:不能在他面前妄论时政。

二十岁时,朋友们常聚在切尔尼家,议论着“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艺术”;“艺术之外的那个成年人习以为常的世界,是如此的搞笑:那些可怕的严肃、那些仪式和外观、那些所谓的貌似艺术家的人们……”

他们希望打破所有的权威。于是一天,这群年轻人聚到查理桥上,面向城堡支起画架,然后纷纷退后,把颜料甩到画板上……桥上的人越聚越多,兴致勃勃地看着。警察来了,切尔尼和同伴仓皇逃跑。“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我们的艺术行为以警察的干涉而告终。”切尔尼说。

1988年,切尔尼进入布拉格应用艺术学院学习,师从库尔特·盖鲍尔。在这里,他发现雕塑装置更能承载情感和思想。

切尔尼23岁时创作的“君往何处”,源自他眼中那段狂野的时光,他在去莱比锡看展返回布拉格的路上,遇到过从东德出逃的人流,那些人坐上火车,口口声声去匈牙利度假,到达布拉格之后,便直奔西德使馆。不久,柏林墙倒塌,两徳合并。

1991年,大卫·切尔尼将放置在布拉格5区一个小广场上四十多年之久的一台大型苏军武器涂成了粉红色,这件事甚至惹怒了俄罗斯。这个“壮举”,让切尔尼走在街上也会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任何人如果想出名,想被别人注意到,这可真的不是个好办法。”切尔尼开玩笑说。

倒想看看欧洲还有没有自嘲的能力

已故捷克总统哈维尔,曾经不得不站在大街上,给切尔尼颁奖。

2000年夏天,切尔尼和捷克国家美术馆达成协议,为美术馆安装名为《肉》的两件变形汽车雕塑。

实施安装时,新馆长克希夏克赶到,要求把作品吊在顶端,而按照切尔尼的原计划,《肉》要被悬吊在场馆的中间位置,两人发生了口角。克希夏克试图把切尔尼赶出美术馆,遭到门卫拒绝。克希夏克恼羞成怒,看准大卫出门接应第二辆变形车的机会,命令另一个门卫锁住大门。

“我当时只穿着T恤衫,10月底,天气很冷,我所有的东西都还在里面。于是我说,在他当美术馆馆长期间,我不会再进来。我十年没进过那个地方。”切尔尼绘声绘色。

口角发生几天后,切尔尼获得了捷克共和国年轻艺术家国家奖——哈鲁佩茨基奖,而颁奖式就在国家美术馆举行。

切尔尼和二十个朋友,带了几张桌子来到美术馆外面。颁奖式开始后,哈维尔总统走出美术馆,在露天人行道上给他颁了奖。

2009年,切尔尼为捷克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所作的作品《ENTROPA》挂上欧盟总部大楼引发的争议,遍布整个欧洲。捷克总理冯徳拉不得不面对众 多质询,他回答:“我们事先一样并不知情”。所有被揶揄的国家中,德国恐怕是反应最温和的之一——纵使如此,德国总理默克尔也给切尔尼发了一封传真。

“我们讽刺了每个国家,我们以为波兰会宣布战争。”切尔尼说。波兰部分的确非常具有冲击性,看起来像马铃薯国土上面加了高举同性恋彩虹旗的教士,举旗的姿势就像当年硫磺岛战役美军举旗的样子,而波兰在欧洲是最保守的。

“我还预料着英国的抗议,因为英国被消失了,谁让他们总是若即若离;我猜对意大利来说太过了,那些球员在草皮球场上自慰的样子,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德国高速公路的形状引发人的联想,德国没有抗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过默克尔发了传真,她说:‘好吧。但是,为什么呢?’保加利亚被做成土耳其厕所,抗 议最严重,那部分在悬挂的时候被蒙上了黑布。”切尔尼说。

随后又有爆料出现:进行这件作品之前,大卫·切尔尼曾向政府承诺,由来自欧盟27个成员国的艺术家共同创作雕塑,他向政府提交了艺术家名单、介绍甚 至网站,然而事实上,作品就是切尔尼和助手完成的,那26国艺术家资料全是虚构的。再随后,政府和切尔尼补签了一份用1克朗的价格租用这件作品半年的租 约。也就是说,本来是政府委托大卫创作,现在变成租用。

事情的来龙去脉里,有他的恶作剧,也有不得已的成分。大卫故意提供编造的27国艺术家名单,心里却另有打算,这是实情。不过,这个集体创作方案并没有写入任何与政府的委托合同。

另一方面,在政府并不知道将被大卫恶搞的情况下,也没有按照合约如期落实资金,直到距离交付期还有一个月,原定出资渠道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这时,大卫做出决定,依靠自己的资金开始制作,他“想看看欧洲还有没有自嘲能力”的创作欲,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材料费、制作费、安装费、运输费、拆卸费……几百万克朗再加几百万克朗,切尔尼义无反顾地接受了政府的一克朗租约。“不需要他们为艺术嘲讽担责任。”切尔尼明确说道,“政府撕毁了之前的合同,而他们当时最恼火的地方恰恰是,从合同上找不到任何我违约的把柄。”

结局是,有人收藏了这件雕塑。

大卫·切尔尼沿袭着卡夫卡的内在幽默,给世人一个变形的布拉格。(受访者供图/图)

切尔尼的《流》位于卡夫卡博物馆,如果给他们发短信,这两个铜塑男人会用小便的方式在水池里把短信内容写出来。(受访者供图/图)

布拉格神话的一部分

《独立旅行者》网络媒体说切尔尼是布拉格神话的一部分,“世界上很少见一位艺术家作品已经成为一座城市旅游产业的组成部分”。

来过布拉格的人,几乎都看过卢采纳宫里的《瓦茨拉夫骑死马》——捷克守护神、民族祖先圣瓦茨拉夫昂首骑在倒吊的死马上,这是切尔尼1999年的作 品。在布拉格市中心瓦茨拉夫大街一端,有座著名雕塑,瓦茨拉夫手握长枪骑在高头大马之上,随时准备着在危急时刻挽救捷克民族。把马搞成四脚朝天、舌头耷拉 出来,是切尔尼的恶作剧。作品受到了很多民族主义者的质疑,也引发轰动和反思。有人说,这件雕塑的意义在于讽刺当力量坍塌,却完全对现实没有意识的情形; 也有人说,有些事情已经颠倒了,人们还在假装视而不见。

夏天到老城广场散步,会发现那里趴着几名黑色巨婴,婴儿脸部没有五官,代之以换气扇、空调、过滤器般的横纹,那是大卫的作品《婴儿》,2000年在 广场展出。一年之后,巨婴族爬上了高高的电视塔,从布拉格市中心地区几乎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还有三件被放在坎帕岛(Kampa)上。

从查理桥走过,不经意转头,会看到路边庭院里悬挂着四把对射的巨型手枪,那是大卫1994年的作品《枪》;扎布拉德利(Na Zabradli)剧院外墙转角处,挂着一团粉红色的东西,那是大卫2008年的作品《胚胎》,夜晚《胚胎》会发出温柔的光芒,还有心脏般的蠕动;伊尔茨 卡街(Jilska)的艺术历史学院,横空伸出一根长杆,上面单手吊着穿西装的弗洛伊德,这件作品叫做《挂着》;金属人《孕妇》跪坐在老城区一个五岔路口 的街心空地,人们可以钻到《孕妇》体内,倾听里面的声响。

2012年,大卫为伦敦奥运会创作了《被提升的伦敦》,是一辆会做俯卧撑的双层巴士,做动作的时候还发出喘息的声音,引发关注和热议。这件作品在完 成为奥运会捷克国家队加油的使命后,被一家捷克公司收藏,装置在位于布拉格四区的公司总部门前。只要不是恶劣天气,巴士每天下午都会“锻炼”半小时,做做 俯卧撑。

卡夫卡博物馆门前有两个肆意的裸男,他俩转动臀部,直挺挺地在捷克国土形状的水池里小便。这是大卫·切尔尼2004年创作的《流》。如果给它们发短 信,那两个铜塑男人,会用小便的方式在水池里把短信内容写出来。切尔尼更喜欢解释这个俏皮的智能化设计,而说到水池的捷克地图形状,他轻描淡写:“只是碰 巧而已。”

在切尔尼眼里,有“现代文学之父”之称的弗兰茨·卡夫卡是超级幽默的写作者,2014年他给布拉格市中心装上了10米高40吨重的卡夫卡头像,42层钢板无规则转动,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好像大片特技在眼前演绎的感觉。

近年来,切尔尼的创作,融入很多声光电效果,得益于他接受电子教育的背景,他使用的那台将近一米高的个人电脑,也是自己组装的。

我们有个大工厂你有什么就给什么

当年从美国回到捷克之后,切尔尼创办了囊括音乐场所、戏剧场所、展览空间和驻场项目等多个功能的当代艺术中心“MeetFactory”。

艺术中心外墙,悬挂着当年引发切尔尼与克希夏克口角的那两辆红色的变形汽车雕塑《肉》。切尔尼把艺术中心取名遇(meet)工厂,表示“人们在这里 相遇”,而英文的“遇”,又和标志物雕塑《肉》(meat)恰好是谐音。2005年,布拉格市政府要处理十座条件恶劣的建筑,提供给非营利组织,切尔尼拿 下了位于布拉格5区这栋楼。

人们都觉得他疯了:这座建筑几乎是个空壳,没有楼层、没有电力设施,是座没人要的废墟。人们反复问他:“你当真想要这个地方么?”切尔尼回答:“是的,这里有潜力。”

回想那段时光,切尔尼也说:“我当时真的是疯了!”他发动能够动用的所有人脉,给任何可以去打扰的人打电话,说:“我们有个大工厂,你能给点什么就给点什么。”“遇工厂”就这样成型了。

2007年10月1日,首展“失去的清白”开幕,展出了多位艺术家未必成熟的处女作。之后的展出,也都是源于他们“怪异的念头”。

2015年,在原有的三间纯艺术画廊基础上,他又开了间商业画廊,叫“美丽免费商店”,名称来自他2006年做的同名行为艺术项目——那些年捷克经 济蓬勃发展,临近圣诞节,往往意味着毫无节制的购物。切尔尼在布拉格市政厅大楼临时租下一个店面,联合年轻的艺术家提供作品,用艺术品和消费品的概念做了 一场消费者行为测试。

遇工厂的建设和发展,有包括小部分来自政府文化资助在内的支持,主要靠自己的力量,包括初期的化缘,以及项目启动之后的产出再投入。

现在也有来自中国的电视台到遇工厂拍摄,前不久切尔尼就接待了一个摄制组。“那个女主持人很漂亮,我开飞机带她们航拍了布拉格。我约那个女孩晚上去酒吧,你知道吗,在酒吧她说喝橙汁!中国女孩都这么腼腆吗?”

有媒体说,遇工厂改变了布拉格的人文景观,但切尔尼认为其实改变不了什么,因为布拉格只是个地区级的地方。布拉格的酒吧、哥们、女朋友,带给人愉快的感觉。“你可以在凌晨3点离开酒吧,走在一个完全空旷的城市。这个世界上仍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切尔尼说。

想了解更多的关于铜雕价格,铜雕批发,铜雕加盟,铜雕采购的相关资讯,可访问http://tongdiao.99114.com/

  • 分享: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